创作无捷径,不作网络搬运工,只求原创独一味。耻于剽窃,方有荣耀。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往事如烟 微刊发表

[复制链接]
字体大小: 正常 放大
发表于 2019-1-12 15:14:42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淄川  袁振

从前大年三十的那天,总会有几只喜鹊在老屋周围的杨树与柿树之间徘徊,有时也会飞来斑鸠,与它们争抢着柿树上残留的果实。这时的老屋内,就会飘出几缕青烟,有炭火炉里的,也有香炉里的。炭火炉里的,一般是咱奶烧着热气腾腾的壶;而香炉里的,则是咱爷请列祖列宗回家喝酒吃肉请的香火,我们这里,叫做请家堂。

请家堂一般是家族中有威望的年长者操办,这事儿就落在了咱爷身上。他们兄弟四个,咱爷排行老二;老大去参军,在那年的普集战役中以连长的身份倒下了,据说是因为机枪卡壳。由于走的时候没有娶媳,更不会有子嗣,就没有烈士家属一说。唯一的印记,是烈士纪念碑朝西的那面墙上,刻着他的大名。咱爷生前最后的那几年,总是念叨,有次他生病住院,我们陪他去摸了摸大爷爷的名字。听咱爷说,他自己也当过几天兵,参加过淮海战役,还是多种兵,起初是通信员,后来抬担架的不够用了,就顶上。说大冬天的,冻的手都攥不住担架了,就把尸体的衣服扒下来穿上。我年少时常出来炫耀,学着咱爷一脸自豪的样子,唾沫横飞的说:“要不是机枪卡壳,俺家也出个大英雄。”

请家堂是要先挂好家堂轴的,挂到八仙桌的上方,轴的下面摆着一个折子,上面写着列祖列宗的名讳,然后摆好酒菜水果,设置香案。咱爷燃出四柱香,虔诚的走到院子里,口中念念有词,把先祖们请来。这时三爷爷四爷爷就会用茶盘端着饭菜到来,一起摆到八仙桌上,因为这是个很庄重地仪式,桌前是磕头的地方,就成了孩子们嬉闹的禁地。

咱爷说这香焚起后是不能断的,快燃尽的时候就要再续上,续完退后一步再磕四个头。磕头也很讲究,跪下后要抱着敬重而虔诚的心态,手掌较双肩略宽伏地,四指并拢,拇指向前,磕完一个起身再重复。每每这个时候,咱爷总是在一旁作指导,以免失了礼数。

有时年初一的中午,八仙桌旁边的方桌上就会热闹一番。咱爷有三个儿子,儿子又有儿子,若是凑的全了,再加上咱奶,我们八个就正好凑上一桌。每到此时,咱爷总是很高兴,喝的红光满面,有时会献歌几首,《咱们工人有力量》是必唱曲目,《解放蒙阴城》是选唱曲目,妇女的《放脚歌》是反串曲目。喝到尽兴后,大伙儿就到院子里照相,白雪中的玉米串旁是最好的景。蓝天白云,南山脚下,欢声笑语中留下一帧帧美好。

有请就有送,下午是送家堂的时间,在郭家崔家张家等相继送完之后,我们袁家一般是在四点左右,家族的人陆续到来,咱爷端着香炉在前,家人随后。那几年是能燃放鞭炮的,咱爷嘴中再次念念有词,等烧完纸钱,一声令下,爆竹声声就开始了。

许是都在忙碌,许是简化了风俗,自从咱爷病重之后,这项活动就渐渐消失了,而五年前咱爷也被写在了折子上。

人生最伤心的事应该就是离别了吧?咱爷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每次过完年离开,他总是蹒跚的送我们到村西头,再抹着泪回去。而那次,他只能坐在屋里的轮椅上,我出门不远,就听到了哭声。到家后打电话,咱奶说:“这个老熊还在哭。”最后一次相送,是我送他到村西头,我披一层白布,他骑上一匹白马,头也没回的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我用他教给我的方式,磕了四个响头。

又近年关,老屋内还能看见炊烟,但有些人早已不见。写此文,既是回首往事,更是缅怀一下那个和蔼的老头。有些往事如烟,却不会消散。此刻,我竟也多愁善感了起来。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19-1-12 17: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不在长,在于情到意到。非常赞赏。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08:27:58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子 发表于 2019-1-12 17:00
文不在长,在于情到意到。非常赞赏。

回忆是一壶酒,想着想着就醉了。感谢张老师点赞。冬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辅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