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秋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7 00:13:27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拾
高青  辽阔之海

秋,细细碎碎的,塞满边边角角。

一,

小城排二七的大集上,能卖到最时鲜蔬菜瓜果。早起,路过一个单卖桃子的,地上铺了大块垫布,摆了好多桃子,看着着实诱人。卖桃的是位大姐,看上去爽快利索。她边称桃边说,好吃再卖,每集都来,吃不够还可以去桃园里摘。顺口问桃园在哪,她说顺着支脉河向东走不远就到,在南岸。

国庆假日,小空闲,兴起,勾了几个小吃货去摘桃。兜了几圈,找到了桃园。走进去真如孙悟空进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园,眼花缭乱。卖桃大姐恰好骑了电三轮去摘桃,尾随着她,东瞅瞅,西望望,树上树下到处都是殷红的桃子,上摘一个,下摘一个,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大桶。大姐说,一桶差不多二十斤。

凉凉的秋风里,浑身冒出小汗来。穿行在二百多亩大无边的桃园里,美醉了,临走大姐又多送不少桃。真佩服桃大姐的魄力,又感叹她的不易和辛苦。桃子的甘甜里满是她的劳累。

二,

心里空,去看看黄河吧。

河水荡荡,不停不歇。在黄河边上的提水闸口上,排排的防汛石垛,整齐庄严,穿行其中,踏实安稳,几十年了,它们纹丝未动。不动,才是岁月静好。岸上垂柳依依,河里水浪滚滚。

坐在岸边的草地上,南望河水涛涛,转眼挥毫而下,尘杂琐事冲洗干净,还有什么淤积呢?

捡几颗石子,使出洪荒之力扔出去,在河水里激起一星点水花,瞬间没入泱泱大河。犹如一个人没入人海,无声无息,略略伤感寂寂,转而轻松心安。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是明代文学家杨慎创作的一首词。临着大河而立,才墨透这首词,宇宙永恒、江水不息、青山常在,而一代代英雄人物谁又不是转瞬即逝。

堤坝上,有几个老人在下坊,几枚石子,几节树枝,便可以征战一个下午,不亦乐乎。

三,

友人送了小半袋子柿子。摆开一大堆柿子,挨个捏,吃一个,又甜又凉,那叫爽。“吃柿子,捡着软得捏”真形象。

头疼,去附近卫生室拿药。远远的看见一棵单细的足足一人半高的柿子树,枝头上摇晃着不少披黄未熟的涩柿子,再细看,惊讶了,原来树是盆景树,周围还有好多盆绿植花木,这是家经营亡人用品的店铺,竟不知道这样的店铺打得是啥幌子,也总是敬而远之。

也原来,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也原来,许多认知太单一。偏见无处不在,这样的人家好情趣。柿子多诗意,事事多如意。

四,

一个路边摊,也是位大姐卖葡萄。喜欢吃她家的葡萄。

摊主是附近果农,早晨踩着露水剪下的果穗,晶莹剔透,果粒上一层薄薄的霜,含一粒轻轻一嗑,一股清流润肺腑。

偶尔,是她家男人看摊子。那人总是木杵杵地站在电车旁,用祈求般的眼神看着路过他又略停顿的人。“你的葡萄多少钱?”“哦,你要我算你便宜了”,“多少钱?”“我算你三块五好不好?”“你看你的葡萄好多锈迹,还这么贵?”“你要吧,我多给你称!”

五,

不远处,有一个幼儿园,废弃了。去幼儿园的巷子叫院西巷。估计小城里没几个人知道院西巷在哪儿。

路两边两排海棠树,春天一树一树的花开,秋天一树一树的小果子。都知道小果子不能吃,但是很诱人。

偶尔路过,看着出神,盘扣般的小果子一簇簇,一团团,晶莹如玛瑙。突发奇想,每棵果子树上摘一颗尝一尝。果不然,发现了新大陆,有的涩,有的媔,有的酸,有的苦,有的又酸又涩,还有一棵竟然酸甜可口。

或者,早晨晚上的小果子味道也不一样吧。有一个早晨去小巷里看电表箱,被一树一树的小果子精神抖擞的小样子惊住了,都晓海棠花,谁知海棠果?心底里蹦出来:凝、露、霜,秋浓,秋重。
IMG_20190922_164116.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