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今日头条

向天涯各自飘零【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5 22: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止于水 于 2020-2-26 22:51 编辑

向天涯各自飘零
       —— 读《诗经•周南•卷耳》
博山 云止于水
卷耳.jpg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一读《卷耳》,耳边就回响起抑扬顿挫的吟唱:“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烟雨迷蒙中,似乎就坐在淄博高新区经典阅读的课堂上,身着棉布长衣的青年男子老师正在讲台上,教孩子们吟唱,台下不过八九岁的孩子,忧伤而古老的曲调,有沉静的嗓音引导,而后是稚嫩的孩童之音:“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令人忍不住热泪盈眶,心底涌动着说不清的思念,真实的故乡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灵魂家园向我们殷殷召唤?

记不清学校名字了,那是几年前,真是感谢领导安排,得以遇见这样的学校,遗世独立般在城市深处!那是一个清冷的冬晨,一行人从教体局坐大巴车,去远赴一场灵魂的邀约。不过四五年级的孩子,已经熟背几百首诗词,《论语》、《弟子规》、《大学》、《中庸》这些古典文化也多了然于心,还有书法课,一一铺开的毡布,幽幽飘散的墨香,还有小小身影执笔泼墨写下的苍劲有力的毛笔字,所听,所见,无不让人泪水盈眶。

进门时,每个人都领到了一个纸袋,里面有纸笔和一些材料。如今不知散落何处,从网上查阅,居然也不曾找到,恍惚是一场梦境。

于是,在一场春雨后,一次次捧读《卷耳》,“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歌谣中那忧伤,那思念,如窗外迷蒙的雾气,如心底沉沉挤压的悲恸,搅动心底的愁绪,牵挂着九省通衢的武汉同胞姐妹的生死,“维以不永伤”。读其他文字,尚可逃逸在他处,而这首诗每一句都击中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忧心这那些一线或在病中全力以赴的人们,日日夜夜,无法言说的疲倦,而心中却是无比的坚定!

顾随先生说:诗真好,断章取义,句句皆通;合而言之句句皆障。董仲舒说“诗无达诂”,恐亦此意。余之说,首章自言,次章,三章,四章代言。诗的开篇依旧从植物写起,呈现了一幅动感的画卷,翠峦蔓延,一条山里两边都是草木青青,从山麓一直延伸到远方,一个窈窕的女子挎着浅浅的竹筐,低头采摘苍耳,却心不在焉,苍耳叶落得四处都是,采啊采啊,可是竹筐还是不满。她把竹筐放在大路边上,站起来眺望远方,她在思念未归的良人。诗歌还是以自然植物入题,却不是起兴,而是和人所采撷之物。

思念一个人时,常常六神无主,坐卧不宁,什么事都做不下去。温庭筠在《望江南》中写道: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此中思妇虽可梳洗,却荒废了一切,只有等待,而等待的时间过得如此缓慢,一个人,千帆影,却都不是归人,从清晨不觉已是暮晚,只有一缕夕晖在水中荡漾微波,似是温柔安慰。王昌龄《闺怨》中的女子,在春日登楼,看到春色如许,杨柳青青,飘摇入水影,心生悔意,最好的爱情不正是两个人相守吗?朝朝暮暮,共看日出日落,赏花开花谢,赌书泼茶,饮酒对歌,细水长流。可如今锦瑟年华谁与度?这些女子还可凝妆打扮,为悦己者容。而《诗经•伯兮》中的女子丈夫去打仗之后,竟懒得梳妆,头发散乱如蓬草了,“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三千年以前的思念和如今并无二致,或更刻骨铭心。

此皆是写女子思念。而《卷耳》开篇之后,女子想象远方的人,以彼之语气来畅述幽怀。子美被禁于长安时望月思家,明明是思念远人,却偏偏借用妻儿语气来写: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清寂的环境,独看之人,想象到相见之时,泪眼相对。恰如义山: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诗人的思念和想象,总是那么敏感而丰富,恍若目光可以穿越万里层云。

《卷耳》的二、三、四章即是如此,但在语气和表达上有所不同。二、三章“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崔嵬”(cuī wéi)和“高冈”言山高而不平, “虺隤”( huī tuí)指疲病脚软的样子,“玄黄”,双声词,皮毛不光泽,马因生病而目眩眼花,山之高峻和马之疲倦形成鲜明对比,且 “我”是指女子的男子,夫妻或情人之间常常灵犀相通,在余思君之时亦恰是君念吾最深的时候。于是,诗人把笔锋一转,诗人通过目接千里的视域想象男子劳苦的情状,娓娓诉说起沉沉苦涩的思念。

这两章,既有叠韵双声渲染,且打破了四字规则,充满弹性。整齐字句,表达心平气和时之情感;句式参差,四言、六言和五言长短错落,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感情之激荡和冲动沛然而出。“维”是发语词,引起情感的抒发。言为心声,心平气和时,脉搏匀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皆是;感情冲动时,脉搏急而不均,字句参差便生出弹性,恰如乐章,激昂跌宕。此时,我姑且饮酒作乐,才不至于永远地伤怀,才可以停止不间歇的悲伤。二章言“不永怀”,三章言“不永伤”,“ 怀”尚且含蓄, “伤”则放声矣,痛何如哉,长歌当哭,不仅是男子,不仅是女子,亦是此时天下所有的悲曲,只愿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早已结束,分离的人们早日相聚,所有逆行的儿女都安好归来!

写到此时,恍惚那布衣师者吟诵之声再次于耳畔回响,方知其深味《卷耳》情殇,心神激荡,化而为歌,其声虽克制而难掩悲咽,故而听者闻之,不觉泪下。其不知,他在素常的一课上的歌声恒久印在了远道而来之人的心中,不觉在暮色渐深之时也吟唱起来“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酒并不能解眼前疲倦和病颓,山依旧,战争依旧,而马病到无法前进,同行之人因过度疲惫,也无法行走,这是何等的悲伤啊。四章又回到四言,看似平静无波,却是无声胜有声,每句以语气词“矣”结尾,给人以呼吸急促之感,好似远征人身体疲惫不堪,心灵更受不了苦思的折磨,因而要尽快结束这种目接千里的对话。爱人之间苦苦相思却不能相见,万分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毛《传》: “吁,忧也。”而顾随先生曰:“吁”一作“盱”,张目远望,不能远望,即不可能相见。只有这疲惫奔波,骑病马,登高山,上高冈,攀石岭,人生的无奈就是要不停地跋涉,无法听从于内心,停下来,慢下来……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的女子,想象中拉开骤然拉大的空间,仿佛爱人之间的两地情书。俞平伯曾叹曰:“当携筐采绿者徘徊巷陌,回肠荡气之时,正征人策马盘旋,度越关山之顷,两两相映,境殊而情却同,事异而怨则一。所谓‘向天涯一样缠绵,各自飘零’者,或有诗人之恉乎!”此评价恰当地道出了这首诗前后映衬,花开两朵的艺术特色。

《卷耳》将描写、抒情和联想、想象融为一体,字里行间流露出爱人间深厚的情感。想象越是丰富,感情越是深切,想象对方越执著,感情越细腻,表达的感情越真挚。诗中不着一字说思念,而思念之情反如桃花潭水,更见情深。

不由想起《神雕侠侣》小龙女纵身跳下断肠崖之后,因有 “十六年后,在此相会”之约,杨过虽痛不欲生,却心存希望,活了下来。他潜心练剑,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因长相思,而形销骨立,一日于海边悄立良久,百无聊赖中随意拳打脚踢,轻轻一掌便将岩石击得粉碎,他为此拳命名为:黯然销魂掌。其口诀为:“相思无用,唯别而已;别期若有定,千般煎熬又何如;莫道黯然销魂,何处柳暗花明。”

最好爱情就是在一起专注深情,不在一起时各自独立,相思无用,可是多少相思化为了永恒的经典,历三千年时光而弥新,想必在苍苍翠峦间,采耳的女子已等到永伤的男子,一起“采采卷耳,盈满顷筐”,日之夕矣,相携归栖了吧。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2-26 09: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博古泛今,古为今用,推陈出新。语言细腻,流于心底,出于自然,读之如涓涓细流……
发表于 2020-2-26 09: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李老师佳作了,拜读佳文,功底深厚,点解透彻,点赞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0-2-26 14: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淄水金山黄丰年 发表于 2020-2-26 09:00
博古泛今,古为今用,推陈出新。语言细腻,流于心底,出于自然,读之如涓涓细流……

黄老师好,您总是这样鼓励我,在家困守的日子,读书成了最好的避难所。问候黄老师平安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20-2-26 14: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街北平 发表于 2020-2-26 09:23
好久不见李老师佳作了,拜读佳文,功底深厚,点解透彻,点赞问好。

北平老师鼓励,深谢。停了一段时间不写字了,后来不管怎么样也登录不了了,不过一直在阅读文学现场每一次的所有作品,喜欢您的文字,大气,流贯,有凛凛浩然正气,常常反复品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文学云(文学现场西湖版):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 龙的天空

文学新生态【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网生迭代 为I而生

总编辑: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巩本勇

运营总监:醉墨轩

侵权违法投诉电话:0533-7770016 西湖专线:13 175 114 117

法律顾问:宮立军(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0533-6289796

|文学云[主站] |文学现场[龙空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