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
齐鲁号花友会我们网

记忆碎片 桓台 午后红茶 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8 10: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午后红茶 于 2020-12-28 10:48 编辑

金色
特别钦佩记忆好的人。偶尔与一位老领导聊天,那年那月和谁是同事、共同经历了那些事......听他说着,好像自己面对着一台记事本,如数家珍的喜怒哀乐人情冷暖和过往就像是幻灯片一页一页播放着。他是个有心人,或许每一段经历都被他故事化成为岁月的珍宝而珍藏起来,遇到情投意合的人或者曾经和这些岁月有交集的人才会拿出来细细鉴赏,慢慢包浆,记忆就一幕幕熠熠生辉。

人的大脑都有个中央存储器,我的大脑容量可能小一点,每段记忆和故事只有最让自己感动的一刹那被记下来,碎成一片一片,像彩色的万花筒,轻轻一转就是烟花。

红色。
一次和同学聊起孩子幼年的一些事,曾经照顾过她的小保姆的名字我都记不起来了。那是1997年夏天,我工作的乡镇距县城20公里,去乡镇的公交车基本不按点,单位的班车还执行着一三五隔天回家,休完产假我就得带着孩子上班,最经济简单的方式就是就近找个保姆,白天我下村的时候能照看女儿。同事方给我推荐了她的准弟媳邵,一个瘦小的新疆移民,当时是芳的弟弟在新疆服兵役相中了这个祖籍四川的姑娘,趁休假回家带回来见见长辈。

小邵细长脸皮肤白皙,比当地农村的女孩洋气,女儿六个多月,脾性慢,见人总是笑眯眯的不哭不闹,小邵干了一个礼拜就提出不干了,方说邵怀孕了有些孕吐反应,原本想流产的,和女儿相处的几天,看到女儿可爱的样子她改主意了。

后来,听说邵跟弟弟回新疆成了亲把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取了和我女儿一样的名字。又过了几年他们搬回老家来住,添了个男丁,日子过得很艰难,一次因为家庭纠纷负气喝了农药绝尘而去,留下一男一女没娘孩子。我对邵的记忆就像听别人讲故事,几天的交集成为记忆里的遗憾,可以想见一个离乡背井的年轻母亲受了委屈无处宣泄那份无奈,她曾珍惜过自己腹中的性命,可是为什么不珍惜自己?

粉色。
梦因为虚幻而看不真切,关于梦的一些记忆充满了疑问。最近的梦里常出现猫。我不养猫,不喜欢也不讨厌。一个活力涌动的商场,我手里有一把吉他,我告诉自己真有一把吉他,弹奏着一首老歌,醒着的我说,那是初学吉他的时候常弹的一曲。扔下琴,我来到高阁,一只黑猫跟踪我,一个声音说:这么高,你跳不过猫。我笑了笑,我会飞的,纵身一跃像个降落伞滑向远处的草坪,那只黑猫叫着,咆哮着......很多这样的梦,不真实,有一点颜色,我能记住的是我会飞。这种明知虚假的梦境总是被记住,轻飘飘俯瞰的感觉、身边飘摇的树枝和略过耳畔的风,是大脑虚幻的情节吧,也是一种奖励。

绿色。
高中阶段写过很多信,从高中同学的初中毕业照里看到一位喜欢的女孩,就要了地址写了信,喜欢她给我那份安宁和美丽。来来往往联系了五六年。那个漂亮的女孩在济南上大学,毕业留在济南的国企,还给我寄过她结婚的照片、杨绛的书,字迹秀美,人越来越淡定和美丽。后来就没有后来了,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彼此都觉得疲倦了,少了那份惊喜和感动;或者知道彼此都有了满意的生活,忙着家庭和工作也就彼此安好。现在想想,那时很勇敢,敢于相信那个未曾谋面的人,把心里的迷惑、不满都统统倒给她。有一个阶段想过和她见一见,又觉得有点打扰,想找到她也不难,可能她也是喜欢这样如初见。岁月过隙,常常会记起曾经有那么喜欢的女孩,一个人在静夜里给你写信,在街角的书店给你买书,在相册里找一张自己最美的照片寄给你......在她的眼里,你还是那个给她惊喜的陌生女孩。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0-12-28 22: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记忆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很多陈年往事不知是什么原因就会被想 起,这些陈年往事,有着各种滋味,同样也带着一些颜色,从这点上来说,挺有新意,继续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9 09: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包泉敏 发表于 2020-12-28 22:13
人的记忆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很多陈年往事不知是什么原因就会被想 起,这些陈年往事,有着各种滋味,同 ...

谢谢鼓励,加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