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
齐鲁号花友会我们网

原创首发 何时再见麦苗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7 09: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淄水金山黄丰年 于 2021-2-27 09:29 编辑

原创首发

何时再见麦苗青

张店   黄丰年


再过一天就除夕了,牛年将至。我们兄弟三个担着供品与纸香,到祖陵父母的墓前祭祀。顺着宽阔的混凝土大道,一路我们边说边欣赏沿路“风景”。立春已过,进入“六九”。俗语五九六九,顺河看柳。路两边朝阳地方的小草已偷偷地露出了头。


我们来到父母的墓前,虔诚的摆好供品,请来爷爷奶奶及其他亲人来此欢度“新年”。点燃一大柱香,这香在暖风的吹拂下,冒着浓浓的香气,向周围飘散开来。我们在父母祖先亲人把盏畅叙之际,来到了西边数步的石脊欣赏景致,踩着软软的衰草,极目四望,一股从没有的强烈感触涌上我的心头。


我的脚下向东五六里看到邻村盆泉的大地山岭;向南二里许是著名的石城与窟窿山;向西是济南市莱芜区和庄镇的老姑峪村,再往西是七八里之距的张家台、薔泉等村;向北十来里就是淄河上的明镜——五阳湖(石马水库)。就在这方圆十几里,沃野数千亩的田地上,不论脚下,还是远方竟没有一株麦苗。到处是一片黄土,稀疏的玉米秸孤零零的站在地里,也有的被砍到躺在地里任凭气风吹日晒雨打。更多的土地近似荒芜,黄土荒草交织伸向远方。看到如此景象,我的心情却高兴不起来,则愈发感到沉重。思绪将我带到脚下的土地。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此时我六七岁。那时还没进入集体化。父亲带我来到这里锄小麦,父亲用大锄,我用小锄,在父亲的指导下锄麦。唯恐碰坏一株麦苗,看到一垄垄青青的麦苗,在春风的吹拂下,晃动着矫健的腰肢,心里高兴极了,心想今年又是一个小麦丰收年,全家人又将吃上白面馒头了。

过了两年实现了集体化,走上了社会主义集体大道,各个生产队更是将播种小麦作为主要作物,大地小地都种上了小麦,因为可以收两季,一季麦子,一季玉米。随着农业八字宪法(土肥水中密保管工)的实施,小麦的产量不断提高,由原来的二三百斤增加到四五百斤。


到了六七十年代,响应党的号召,农业学大寨,艰苦奋斗。兴修水利,改良土地,推行科学种田,改良品种等,小麦播种面积,单产总量大幅度的提高。特别实行了电气化、水利化、机械化之后小麦产量由原来的五六百斤到了八九百斤。我的脚下及周围这一片大地都浇上了水。水是从石马水库干渠引水上山。水渠以下的土地,就连那些小梯田薄地也播种上了小麦。春天麦苗青青,像一床巨大的绿毯,铺展在大地上;夏天麦浪滚滚,一片丰收的景象。麦收之际,不论田间地头,还是场间大路,那是机器轰鸣,人心沸腾,一片抢收抢种的景象。小麦产量再创新高,不少地块竟达千斤以上,加之玉米达到了两千斤,实现了粮食产量过“长江”。小麦播种面积占整个播种面积的80%以上,除浇不上的梯田及偏远地方的薄地之外所有的地块全都播种小麦。小麦播种七八天后一垄垄的嫩黄麦苗顶着露珠,一天天茁壮成长,不久连成一片,一床巨大的绿毯又编制好了,一直铺展到很很远的地方。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分给个人,集体解体,水利废弃,机械设施被变卖或人为的破坏,一条条水渠成了聋子的耳朵,成了死龙,成了文物。一大片,一大片的土地成了老和尚的百衲衣,斑驳陆离。二十多年的水浇地变成了旱田,产量也急剧下降。农民种地的投入增高,耕种、化肥、农药、种子、收割、脱粒无一不花钱,就是工夫不搭钱,算下来产出的小麦基本不挣钱,若连工夫算进去,还倒赔钱。农民们面对种地赔本,还得养家糊口,不得不外出打工,种地成了第二职业。这时不少进城务工者,无奈将地象征性的租给他人。有的干脆谁愿意种就种,没愿意种的,或栽树,或随他自然荒去。随着撂荒的不断扩大,小麦的种植面积大大减少。两季大都改成了一季,只种春玉米。有的家庭即使种点也是在土地肥沃靠路,运输方便的地方。一小块,一小块的麦地,成了黄土地上的绿色补丁。但这种情况最近几年也大大改变了,补丁地也日渐减少。有的即使种点打个三二百斤,不计成本,也是转为家庭单独享用。昔日每家每户储粮的大缸也大都废弃,扔到院外街头,或者干脆毁掉,省得碍手碍脚。家家户户都变成了一条面袋。有的面袋也没有,什么时候吃,到出售馒头的地方随时去取。


最近这一两年那一小块,一小块的麦田也没有了。大地色调单一。那样的无生气。前几年我站在这块大地上还能看到一点绿色,但现在竟是黄土一片,没有一点绿色。只有那些零散的玉米秸站在那里,风一吹发出飒飒的凄凉声响。这些玉米地与荒草野坡,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单一的荒野土地向远方伸展。


我的心随着远望的视线,心情沉重了。这就是当今广大山区农村的缩影。在中国延续了数千年的小麦种植,在这昔日充满希望的田野上,播种小麦的面积越来越小,大豆早于消失。小麦无人再种,那大片绿色的地毯不见了,麦浪滚滚的丰收景象不见了,那场间轰轰的脱粒声消声匿迹了,那场院上公路上摊晒小麦的景象不见了,存储麦子的器具或刀枪入库,或干脆丢弃了。农民不再播种小麦,两季都变成了一季。单产及总产大幅度的下降。所以现在冬天不见一棵麦苗,我的心里不是为今天农民天天吃馒头的现代生活而高兴,而是无人种植小麦,土地荒芜,作物单一的萧条景象而感到酸涩。再也看不见那一望无际,三月麦子漫老鸹,麦浪滚滚闪金光,勃勃生机的丰收景象了。


古往今来,农业是第一产业,自古就有谷贱伤农的警示,那“备战备荒为人民”,“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兴农精句在我耳畔回响;那小麦丰收,争丝夺麦,争缴爱国粮的景象又在我眼前浮现。


村中一声清脆的鞭炮声,把我从沉重的思绪中引出来,我又环视了一眼这大片大片的黄色土地,看到父母坟前的香烛即将燃尽,一家人的迎春盛宴将要结束了。我们弟兄三个虔诚的磕了头,收拾好供品,慢慢回返。我又一次向四周极目四望,不管怎么寻觅再也看不到一株麦苗了。


希冀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振兴农村的战略实施下,恢复农业生态,早日改变农村,尤其是山区农村土地荒芜,粮食种植单一的现状,早日再见春天那麦苗青青的丰收景象。


2021211

荒野3c2e5576ecda.jpg
荒野1357fb0e7400.jpg

荒野28259fbc64dc0.jpg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本页内容
楼主热帖
发表于 2021-2-27 20: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怎么寻觅再也看不到一株麦苗了。这种现象不少见,黄老师此文另人深思!
发表于 2021-2-28 08: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老师看问题深刻,确实值得深思的现象。
 楼主| 发表于 2021-2-28 08: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万花筒、大街北平文友的关注与留评。此种现象在广大的农村,尤其是山区农村更为普遍。虽是一种现象,但折射出了好多的社会问题。值得党和政府的重视与改进。
发表于 2021-3-10 10: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位卑未敢忘忧国。
 楼主| 发表于 2021-3-10 14: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晴儿麦田晴朗文友的关注留评与鼓励。假如你到山区农村会有相同的感触,联想起以前的山区农村这时会麦苗青青呈现丰收景象你也会引起更多的联想。
发表于 2021-3-23 08:11:46 文学云(www.wenxueyun.com)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深省的文字
发表于 2021-3-23 15: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一度麦苗青,
麦苗依旧人龙钟。
曾经一粒如珍珠,
如今白馍到处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